两年啃下大班额“硬骨头”

  • 日期:01-28
  • 点击:(892)


两年前,朱毅坐在一间79人的教室里。她在第六排,后面有三排学生。最后一排的学生坐在后墙旁边。教室非常拥挤,“即使在课间去厕所也很难”。朱毅就读的江西省吉安市遂川县思源实验学校是全县60万人眼中的“教育高地”。小学额外班级比例达到100%,中小学平均班级人数为81人,最高班级人数达到89人。

随着思源实验小学和思源实验学校的开办,这个拥有7000多名学生的超级学校被分为三个部分。遂川县在解决大班问题上啃掉了最大的“硬骨头”。2019年秋季开学后,遂川县基本淘汰了56人以上的大班,初年级班级规模控制在省级标准以内。

为了发展教育,全县上下被扭绞成一条绳子

遂川县位于罗晓山区腹地。该县是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核心部分,山与谷相间。几年前,该县有20,000多户贫困家庭和80,000多名穷人。吉安市只有八个贫困的村庄都位于遂川。2018年,遂川是江西省10个贫困县之一,该县发布了消除贫困的“脱帽”军事命令。

基础薄弱、财力有限、扶贫压力大、任务重是遂川发展教育面临的基本形势。尽管近年来教育投资持续增加,但教育用地、财力和人才的短缺仍然十分突出。在该县1905个义务教育班中,只有42.5%符合省级标准,36.7%的大班和242个大班仍然存在。

"要从根本上消除贫困和仇恨,仍然有必要发展教育."遂川县委书记张志平说,县委和县政府把教育作为最大的民生工程。针对教育发展中的重点和难点问题,县委、县政府将他们一个一个地分配到县教育体育局、财政局、国家发展改革委等部门,形成了部门间强大的团结协作合力。

"解决大班级需要资金、土地、人员和强有力的政策支持。单靠教育局是办不到的。现在,为了简化教育发展程序和开辟绿色通道,全县人民都被捆成了绳子。”遂川县教育体育局局长林文平说。

优化布局,在贫困县教育上大踏步前进。

过去两年,遂川县在学校建设上投资近10亿元,仅校园建设征地成本就达到3.6亿元。2019年,县级财政将投入1.27亿元用于教育,全县新增教育用地1200多亩。

大量资本投资引发了校园建设热潮:在城市地区,将实施“两个搬迁、四个扩建和五个新建”。在乡镇实行“三步走、六个扩大、全覆盖”。通过整体搬迁、校园扩建和新学校建设,全县优化了教育资源配置,仅市区义务教育学校就增加了个学位。

为了确保有效减少大班人数,遂川县打破常规,在过去三年平均320名教师的基础上,通过各种渠道补充了733名教师。2019年,人数达到1014人,占遂川县原有教师总数的五分之一。

面对教师编制不足的普遍问题,遂川县实施了教师编制备案制度。2019年9月,将有672名教师加入省市批准的教师队伍。建立同工同酬的教师和教师登记制度,由县编办另行管理。不得纳入研究所的实名制

在全江小学,林文平在父母面前承诺:“在环保方面,新学校已经通过了专业组织的考试。如果父母不放心,他们可以联系任何有资格的机构进行进一步检查。费用将由教育局支付。一旦发现问题,搬迁将立即暂停。”

也有家长挑战老师。林文平告诉家长:“如何分配教师,学校在办学上有自主权。作为一名董事,我无权干涉,但我相信学校将坚持公平正义的原则,对待学校的每一个学生。”

通过耐心地向家长解释县委和县政府为解散大班所采取的一系列支持措施,家长们慢慢松了口气。

现在,泉江小学的新学校堆满了书。黄金康是这里的第一批毕业生。他班上的学生人数大大减少了。2019年秋,他进入了思源实验学校的第二部分,该部分与泉江小学分离。学校承担分流思源实验学校的任务,平均每班52人,其中七年级48人。

两年前,朱毅的母亲廖文房每次上学都要在嘈杂的教室里寻找女儿。如今,朱毅年级的班级数量从21个增加到31个,班级规模减少了三分之一。廖文房说:“现在教室更宽敞了,朱先生的翻译成绩也有了很大提高。”

《中国教育报》 2020年1月10日第三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