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救助500多万特困人群?

  • 日期:01-20
  • 点击:(832)


据统计,全国有580多万赤贫人口没有工作能力,没有收入来源,也没有支持、支持和支助的法律义务(称为“三无”)。此外,没有统计数字,仍然没有确切数字的穷人徘徊在"三个不"之间。如何扶贫已成为我国扶贫工作的重点,也是实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目标的关键一步。

政府有责任尽一切可能拯救和支持穷人。2014年5月,国务院颁布《社会救助暂行办法》,建议对五保户和城市“三无”特困供养人员给予特殊保护。截至2014年10月,全国农村五保供养人数为531.8万人,享受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的“三无”人数为51.8万人。

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教授、中国社会保障学会社会救助分会副主席左婷表示,当前,中国经济发展呈现出中高速增长的新常态,而以现代化和城市化为特征的社会转型尚未完成。“三无”穷人是我们社会中最困难的群体,因为他们缺乏收入来源和劳动能力、基本的家庭护理和身体残疾。

长期以来,中国建立了农村五保供养制度,救济城市和福利院的“三无”,保障了城乡贫困人口的基本生活。但是,目前对贫困人口的资助主要来自于地方政府的一般性财政转移支付,而中央财政转移支付在东、中、西部地区的比例不同,导致地方政府支付水平不均衡,贫困人口供养对象的认定标准和服务水平差异很大。"目前,各省在确定贫困受抚养人的标准上有所不同."左婷说,例如,青海省已将贫困儿童(即“几乎没有人抚养儿童”)纳入对贫困人口的支助类别,而湖南省尚未将贫困儿童纳入对贫困人口的支助类别,仅涵盖最低生活保障制度。

《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健全特困人员救助供养制度的意见》明确规定,城乡老年人、残疾人和16岁以下无劳动能力、无收入来源、无能力赡养和扶养义务人或其法定义务人无能力履行义务的未成年人,应当依法纳入对贫困人口的救助范围。"拯救一切和支持一切是政府义不容辞的责任。"鉴于中途停留,应适当放宽贫困人口的适用范围,适当增加贫困支持对象的数量,并从实际困难程度出发,将所有符合条件的贫困人口纳入社会援助支持范围,以确保他们的基本生活,为他们建立最后的社会安全网。

集中支助率不到三分之一:穷人的生活条件令人担忧。

在江西的一家县级养老院,80多岁的袁奶奶经常摔倒并住院。作为农村五保老人,虽然政府全额负担袁奶奶的住院费用,但养老院负担不起住院期间的护理费用。医院的护理人员太贵,负担不起,只能动员医院里的老人来照顾他们。

根据民政部的统计,全国平均每13名五保供养对象只有一名工作人员。人员和设施不足、维修资金不足等因素导致许多农村老年人束手无策。

目前,对我国赤贫者的援助和支持形式分为分散的国内支持和由地方支持服务机构提供的集中支持。虽然全国已有3万多个乡镇基本实现了每个乡镇的自建(或几个乡镇的共建),但每个地方(市)都有一个贫困老人支助机构、一个贫困儿童支助机构和一个严重残疾者支助机构。到2014年底,老年人和残疾人床位张,儿童床位张,还有更多

左婷认为,政府应该成立一批具有较好救援服务能力的中央支持机构,使其能够发挥良好的“杠杆”救援作用作为支点,也能够带动农村养老产业的发展。支持组织的实际负责人(或法定代表人)应纳入编制,加强责任和激励。本组织工作人员的薪金应单独列入当地预算。开展专门针对集中支持机构的医疗保险项目(如长期护理保险),为残疾人、半残疾人和智障人员的长期医疗保健提供稳定的资金来源。此外,应当加强对贫困儿童的临时援助。对于不符合孤儿审批条件并生活在极端贫困中的儿童,他们也可以被视为"事实上没有被抚养的儿童",并获得临时生活津贴,以减轻他们在生活和学习中面临的压力,确保他们健康成长。

创新管理:让“精确扶贫”早日惠及穷人

专家认为,从贫困的深度来看,穷人有着最深的贫困困难,只能依靠政府的“底线”来确保他们的基本生活、医疗保健和住房需求。此外,挑战甚至更大。对这个群体来说,这不是一个简单的转移支付就能解决他们的需求。其中相当多的人还需要特殊的生活护理服务。这也是精确扶贫的正确含义。

2015年下半年,青海省决定在黄南、果洛、玉树和海南藏族自治州开展农牧区贫困老人关爱试点工作。护理服务的主体是县级人民政府和乡级人民政府的民政部门。政府通过向社会力量购买护理服务,委托第三方为农牧区贫困老年人提供基本的居家护理服务,包括以日间就诊为主要内容的日托服务、以老年人膳食或代老年人购买膳食为主要内容的膳食援助服务、以就医和用药为主要内容的医疗援助服务。为满足困难家庭老年人的基本日常生活护理服务需求,提供以洗衣、洗浴和清洁为主要内容的清洁服务、以购买日常生活必需品和处理一般事务为主要内容的代理服务、精神安慰和安全保护等居家护理服务。

这种创新的管理方法打破了长期以来被分散支持的穷人处于被遗弃和半被遗弃状态的困境。左婷认为,政府应积极测试社区分散支助或第三方寄养的模式,以形成可评估的支助标准。在有条件的社区,基本的日常生活护理服务需求应该通过购买社会服务来满足。

然而,专家强调,社会管理创新的前提是投资保证。国家已经规定了对穷人的援助和支持标准,这通常是当地人均生活费用的80%左右。然而,事实上,我国大部分地区还没有达到标准。在许多地方,支助标准甚至超过当地人均生活和消费支出的30%。

《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健全特困人员救助供养制度的意见》不仅明确列出了各级政府对资本担保的责任,还为社会参与提供了方向和指导。

(资料来源:新华社作者:王贝斯、吴静、高浩良)

——